【热点】废除“50+1”还远,先看看能否放宽吧

↑↑↑点击收藏订阅号↑↑↑

本文首发于“体坛加”。除特别授权(球星台),严禁其他任何平台转发。如有发现,不排除采取法律行动的可能性。多谢合作。

相比于英超、西甲、意甲或者法甲,受到“50+1”规定保护的德甲堪称金元足球时代的一股清流。但随着本赛季德甲俱乐部在欧洲赛场遭遇集体溃败(小组赛阶段德国俱乐部的欧战系数仅列第11),德甲竞技水平大幅下滑(拜仁截至21轮已领先第2名多达18分,竞争毫无悬念,且自拜仁第10轮夺走榜首以来,当轮排名第2的球队仅赢过1次),以及已资助汉诺威96超过20年的马丁·金德申请豁免以成为俱乐部大股东等一系列事件,“50+1”这把双刃剑终于被推上风口浪尖。


*勒沃库森俱乐部是拜尔集团的“厂队”,并不受“50+1”限制。

首先,我们必须搞清楚“50+1”究竟是什么东西,它的目的是什么,以及它是在何种历史背景下出现的。“50+1”并非与德甲一同出现的,它是在1998年10月由德国足协颁布并实施,为的是允许诞生之初为非盈利目的的德国体育俱乐部将职业足球部分割出来,成立股份公司以筹集资金,以此来加强竞争力,同时又确保会员依旧是俱乐部的主人翁。“50+1”的意思就是俱乐部母体必须拥有足球股份公司50%+至少1%的投票权,这就可以杜绝任何个人或公司在德国足球俱乐部里只手遮天。

但像勒沃库森和沃尔夫斯堡从一开始就是属于企业的俱乐部,你没有道理倒过来剥夺拜耳或者大众集团的权利。于是“50+1”也加入了豁免条件,那就是“一个法律实体不间断并大幅支持俱乐部母体的足球事业超过20年”,拜耳和大众自动满足条件,而后来者也可以达成,例如霍普就在2015年夏天顺利成为了家乡俱乐部霍芬海姆的大股东。(至于红牛是如何聪明地规避“50+1”,买壳打造出莱比锡RB并可以为所欲为,并不属于今天要讨论的话题,暂时放一边去。)

现在,73岁的金德也希望像霍普那样,合法地完全控制汉诺威。金德目前的法律身份是汉诺威96俱乐部的董事会主席,以及汉诺威96有限股份两合公司(即职业足球部)的监事会主席。早在去年8月,汉诺威监事会已通过投票,决定将51%的股份卖给金德。这就意味着,只要DFL同意,金德就会正式成为汉诺威的大股东。尽管从那时开始,汉诺威各大球迷组织就发起反金德运动,但凡汉诺威的比赛,人们都能看到诸如“金德必须离开”一类的横幅,但外界普遍认为,金德成为第二个霍普的大势已不可逆。


*尽管领导汉诺威96有功,金德在汉诺威球迷当中一直饱受争议。

意外的是,当金德在去年9月正式向DFL申请豁免,竟然遭遇了巨大阻力。问题出在哪里?金德的时间是攒够了,他从1997年9月26日开始就资助汉诺威,中途中断了一年,但这个问题不大。问题出在资助的金额上。按照DFL的规定,法律实体在20年间对俱乐部的财政支持数额,应该至少达到俱乐部主赞助商(即每年赞助费最高的赞助商)年均赞助费的金额。霍普在20年间总共花了3.171亿欧元(其实只要2.4亿即可满足要求),毕竟霍芬海姆直到2007年才进入职业联赛,霍普要花的钱相对较少。

但汉诺威是传统俱乐部,除了金德刚入主那年掉入了地区联赛,随后在德乙呆了4年,以及上赛季又打了一年德乙之外,其他时间都是在德甲,花销肯定大得多,能吸引到的赞助商自然也财大气粗得多。DFL一查账,发现金德的资助金额根本不符合要求。而且据《图片报》调查发现,金德给汉诺威投入的金钱少得吓人,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过在金德领导下,汉诺威建设了新球场,打造了青训中心,长期立足于德甲,还打进过欧战,发展是有目共睹的。

此事一拖再拖。金德甚至放出话来,如果DFL正式否决他的申请,他就会采取法律行动。按计划,DFL本该在昨天正式否决金德的申请。但最终DFL发表声明,宣布9人主席团要推迟决定。与此同时,DFL宣布会在未来几个月里,全面检讨“50+1”,并与各方讨论可能采取的改革方案,重新找出德国足球在保护传统价值与寻求未来发展之间的平衡点。


*拜仁董事会主席鲁梅尼格支持废除或者至少放宽“50+1”。

事实上,《图片报》日前找到德甲18家俱乐部的负责人,其中有12家明确支持改革“50+1”,当中就包括了拜仁慕尼黑。早在去年9月,拜仁董事会主席鲁梅尼格就明确指出“50+1”已经与时代脱节,何况莱比锡RB的出现让这个规定名存实亡,“我个人支持由每家俱乐部自行决定是否向外来资本敞开大门。”而身为唯一上市的德国职业俱乐部,多特蒙德却反对改革,总裁瓦茨克表示:“众所周知,多特蒙德是‘50+1’规定的坚定拥护者,这一点未曾改变。”反对的还有弗赖堡和门兴格拉德巴赫。还有3家俱乐部没有表态,包括霍芬海姆和沃尔夫斯堡,可能是因为“50+1”本来就对他们没有约束力了。

不管怎样,俱乐部的立场已相对明确,改革呼声高涨。但要注意的是,DFL要讨论的只是改革,而不是废除“50+1”。而且很有可能只是讨论如何放宽豁免条件,例如把20年缩短,或者把资助金额标准降低之类。同时DFL强调,“50+1”改革的跟是否批准金德的申请是两件完全独立的事情,并非因为金德的申请(或者说是威胁)才去考虑改革。因此,反金德的球迷团体已经在欢庆胜利,指出这是“金德先生的惨败”。而金德则表示:“我完全支持DFL的决定,并且邀请所有俱乐部有建设性地参与进来。”


*本赛季德甲揭幕战,拜仁球迷拉出一系列横幅抗议德国足协,也明确反对开拓海外市场等行为。

一方面是俱乐部要求改革,另一方面则是球迷拥护“50+1”。正如鲁梅尼格所言,德甲俱乐部如今所要面临的已经不再仅仅是内部竞争,因为足球已经变成全球化的游戏。但问题在于,对于绝大多数德国球迷来说,德甲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仍将是“德国人的德甲”,而不是“全世界的德甲”——本赛季德甲揭幕战上,拜仁极端球迷就在看台上拉出一系列标语,痛陈德国足协各种“罪状”,其中一点就是开拓海外市场。


*对于“50+1”,绝大多数德国本土球迷都是极力拥护的。

表面上看,“50+1”是德甲在这场全球化竞争中掉队的罪魁祸首,但其实真正禁锢德国俱乐部的是广大德国球迷认同的传统价值观。就算DFL在不久的将来决定废除“50+1”,德国足球还得耗费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能摆脱无形的枷锁,与时代重新接轨。只是到了那个时候,德甲还会是你和德国本土球迷所喜欢的样子吗?

【更多资讯】查阅更多德国足球资讯,请浏览德国足球在线(www.dfo.cn)。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